dhara The Dheva Spa

Dhara Dhevi度假旅馆(文:丁一,曼谷广告创意总监)

一个皇朝的美丽复活

悄然抵达雪白色的古城门外, 马车闻风而至, 载着我浩浩荡荡路经两座巍峨壮丽的寺庙及一大片修饰得如地毯般的皇家园地。

大道的尽头矗立着一栋兰纳朝代的壮丽皇宫, 金碧辉煌的宫顶,流泄出一个艺术文化帝国的盛世时代。

密密疏疏的马蹄声划破长空下的静谧,为这个清朗凉意的午后带来一丝许悸动。我知道, 自己已安然而至Dhara Dhevi,文华东方旅店集团在泰国最顶级的店业投资。

坐拥六十英亩,耗资八千万美元,费时三年精心策划的Dhara Dhevi度假庄园,突破空间与时间的约束,将三百年前辉煌的清迈兰纳朝代原汁原味地搬回到现实生活中。单此壮举,已让其他旅店业者望尘莫及。

找回失去的世外桃源

套房全以柚木而建,秀丽雅緻,烫得发亮的床单,铺在带有泰北风味的古老床榻,叫人想浑浑噩噩地睡下去。床灯也是古雅到像是刚从古董店找回来似的,晕晕灯黄,配合着澹澹哀戚的老歌,一小瞬间,竟把儿时的记忆埸景滚动更迭起来。

最叫我驻足流连的该是那口尽收稻田景观的天台,混合着稻穗香味的山风可以自由来去,设计精美的原木长榻放着厚厚的椅垫靠垫及一堆灿丽的金黄籣花,下午四点自个儿泡杯茉莉花茶,读一本巴西作家保罗•科尔贺 ( Paulo Coelho )的生活集「Like a flowing river」,午间的美好时光竟也像流水般一去不返。

站在由内而外的露台上放眼望出去,很难相信这裡原先是一片光秃秃的不毛之地。一百二十三间泰北及殖民风格的老房子,匍匐在山林水道间,构织成一幅素朴民风的田园风光。

入住 Dhara Dhevi,感觉上不像住进一家旅馆,反倒像搬进古意盎然的老聚落,大有「方宅十馀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之氛围,而「暖暖远人村,依依墟裡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连鸡鸣狗吠也充满了诗意, 说它是一个世外桃源的化身一点也不为过。

我循着木梯缓缓而下,双目所及尽是清葱亮丽的稻田,农民们正赶着水牛在田野间劳动着。偶尔也有房客一时兴起,拉起裤脚,一起下田耕种,叫人莞尔。

青山鬱鬱,燕飞蝶舞,旷野深处,小桥人家,倚栏静坐,独享天昏地暗的光线变化,山寨晚风吹来,叶落乌啼,好一副悦澹淳美的田园风光,不禁轻轻吟起陶渊明的归园田居。

我的神识掉入古诗的深洼裡,没发觉到此时的残阳早已把稻田旁的几处池塘投入朦胧的剪影中。西天的云霞也不甘示弱,加入阵容拼划出明暗对比的田园画,近似法国写实派画家米勒(Jean Francois Millet)在巴黎近郊巴比松(Barbizon)所画的田园钜作。

在昏暗迷朦的天光中,我遇见了陶渊明和米勒。一个出生在人心汲汲营营的战乱时期,另一个则出生在百业待兴的革命时代,一个是诗人,一个是画家,却对田园寄予悲天悯人的巨大精神。

———————————
在旅馆房间里旅行@清迈
日期:2015年5月29日-6月2日(5天4夜)
导引人:曼谷广告创意总监丁一 & 新闻主播陈嘉荣
优惠:RM 4200 (费用包含住宿、交通费和早午晚餐,机票需自行订购)(4月30日前报名)
原价:RM 4800

询问电话:03-6142 4280 / 017-238 4125